中国合作伙伴
 
   
 
 
 
 
 

选择国外医疗的必要性有哪些?

时间:2018-04-28 17:55    浏览:

  当很多晚期肿瘤患者,国外医疗已经实施了手术、化疗、放疗及靶向药物等治疗后,肿瘤依然控制不住,多发转移,而患者或家属又不甘心,这时候往往会对海外的新药,如PD1或其它靶向新药,国外医疗报以最后的希望,想尝试一下,而又陷入困境,到底该不该用,怎么用?费用昂贵真的有效吗?这时候还有其它选择吗?

  一真实案例

  王先生,肝癌患者,TACE治疗后,用PD1药物Opdivo治疗,每月2次,每次费用3.2万元,每月6.4万元;连续用两个月后,国外医疗复查肿瘤转移到肺部,肝门部及腹膜后广泛淋巴结转移,宣告治疗无效。

  陈女士,晚期胆囊癌肝、肺、多发骨转移患者,化疗期间毒副作用太大血小板降低很多,想停用化疗药物尝试用PD1治疗,国外医疗又不太清楚PD1怎么用,而选择了国际会诊。会诊后,没想到的是专家不建议她用PD1,而是继续化疗,只是修改了化疗方案和剂量,并配合局部放疗。国外医疗患者按此方案三个月后复查,竟然肺部肿瘤显著缩小,原本骨转移的疼痛部位也不再疼痛,患者生存竟然很不错。目前继续按照专家指导的方案实施后续治疗。

  对比以上两个案例,你看出什么?

  第一,从经济上看,国外医疗王先生白花了12.8万,陈女士国际会诊及按会诊方案的后期治疗总共费用不足6万元。他们俩对比,陈女士节约了至少6.8万元。

  第二,从病情上看,国外医疗面临选择前,陈女士的病情比王先生的病情要严重得多,而两个月以后,王先生的病情迅速发展,而陈女士的病情则得到控制。

  第三,从整体性价比上看,王先生在关键的治疗节点上盲目用药导致后期治疗很被动,而陈女士在关键节点上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而治疗迎来转机。

  其实,肿瘤患者到了晚期,国外医疗最应该的是选择国际会诊,获取一个全面精准的治疗方案,而非单纯的瞄准某种所谓的“神药“如PD1等盲目尝试。

  国内患者普遍对通过会诊获取科学精准方案不太重视,一是觉得费用高,二是认为国内的方案都用过了会诊还能有什么新花样,其实,完全不是这么回事?

  二.会诊的价值

  一个精准的会诊方案好比一场战争的策略,国外医疗策略得当,小米加步枪也可以战胜飞机大炮,如当年共产党战胜国民党,解放全中国。策略的价值有时候甚至不能用金钱来衡量。

  关于对价值的认识,有一个经典案例“钉子的故事”。富翁妻子断了一根股骨,请医生为他妻子手术。国外医疗医生用一根镙丝钉将病人骨头接好了收5000美元。富翁很不高兴并写了一封信给医生,要求列出收费明细。医生在账单写到:1根镙丝钉:1美元;怎样放进去:4999美元。 富翁看了沉默了,没有再说什么。

国外医疗

  由此可见,专家哪怕有时候仅仅是告诉你这个药该用,国外医疗那个药不该用,看似简单,其实都是其学识、水平的体现。有时候哪怕一句话,可能就能让患者少走弯路,少花费,而相反却有可能贻误生命。

  我们并不是说国内专家水平不行,其实国内专家在某些方面,比如肝胆肿瘤的外科手术,并不比国外差甚至要优于国外专家。但是,对于晚期多脏器转移患者,需要依靠化疗、靶向药物或免疫药物来进行全身治疗时,国外医疗国外专家的确经验更丰富,因为他们有药可用,且用过多年,以及开展试验研究多,有精力有时间有支持成体系地临床与前沿研究同步进行。所以他们信息更多,数据更多,更有说服力。

  我们推荐给患者的国际会诊专家很多都是NCCN指南的编写者,NCCN指南是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(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)发布的各种恶性肿瘤临床实践指南,国外医疗得到了全球临床医师的认可和遵循。我国肿瘤临床医生也是按此标准来做的。不过,就像近日东方肝胆医院肿瘤内科主任袁振刚教授所讲,很多新的研究并没有在指南上反应。国外医疗而这些东西都掌握在指南编写者那里,他们掌握大量的前沿治疗信息和领导多个国际临床试验,很多东西哪怕提示一点点,或许就可以给患者带来新的希望,让患者少走弯路。

  打个简单的比方,目前PD1用药都建议先做某方面检测,而对于肝癌现有指标检测并没有太大意义,国外医疗因为无特异性,所以很多患者只能盲试。但是,对于专门研究这方面的专家来讲,他们却可以根据患者情况进行综合判断而得出结论,患者是否该用PD1,怎么用,什么时候用,国外医疗单用还是联合用药。因为有些研究虽然还未最终公布结果,但其内部已经取得某些方面的研究成果,只是还未公开发表。会诊时,国外医疗专家会自热而然的告知患者,为其指明方向。

  至于那些本来就有出国就医打算的患者,先进行国际会诊,意义就更大了。先会诊获得方案,明确出国治疗的方向与价值,可以事半功倍,不致于盲目出国,花费巨大而且耽误时间。对于那些想参加国际临床试验的患者,国际会诊就是一个绿色通道。由于会诊的专家都是顶级医生,国外医疗他们领导多个国际临床试验,通过国际会诊,能够获得临床试验的诸多信息,并有可能直接入组到该专家领导的试验中去。

  除此之外,选择国际会诊,还有一层意义。先看一个案例:一个患者家属告诉他身患晚期肿瘤的爱人,为她请了全世界最好的专家为她制定方案,结果患者信心大增,治疗过程中她对方案深信不疑,哪怕中途有各种反应也坚持按方案实施(当然反应都会对症处理),最终取得显著疗效。国外医疗而患者以前不断尝试很多治疗,却总是半信半疑,遇到挫折就停用,在北京与上海之间折腾,不断寻医问药,心里却总不踏实。自从找到全世界最顶级专家给方案后,浮躁的心终于安定。而对于家属,也是真正的尽力了,无论结果如何终归不会有所悔恨。

  这也许可以从心理作用方面来解释,国外医疗但其实医从性对患者的治疗非常重要,可是要获得很好的医从性,国外医疗专家就必须真正为病人提供最精准最优质的治疗方案。可国内的肿瘤医生常常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患者自然自寻出路,从这家到那家,国外医疗谈何医从性?

 
 
 
联系方式



电话:400-067-0509
周一到周五早9:00到晚9:00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6号
京城大厦3602室

德国RPTC
电话:+49 (0) 89 660 680
周一到周五早8:00到晚6:00(CET)

 
服务
RPTC在德国地接工作均由携康长荣提供
RPTC提供中国的患者所有与质子治疗相关的医疗服务,如果您需要其他服务:如申办旅游的协助,当地的地陪服务,行前的咨询或其他服务,请与我们于中国的合作伙伴联络.
 
 
 

友情链接:Shawkea T-1 美国英医院生殖中心 第三代试管婴儿 英医院生殖中心
版权所有:德国慕尼黑质子治疗中心
网络推广宣传部:深圳市宝安区松岗街道东方社区立业路6-1号202
医疗咨询事业部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甲10号院205号楼7层
 联系电话:400-811-5152